柳如赤

凉了。

一些碎碎念

    通过帮派结识一个武当,一个很神奇的武当。穿裤衩戴耳罩,开红在寂静的江南砍竹子,用的最熟的技能不是鹤亮翅而是扣唉扣和嘤嘤嘤。
    而我是一个酷炫的暗香,每天干的最多的事情是与闻道才嬉笑打闹体会他起手斩无极一刀一万七的热情,还有在点香阁与相见恨晚的蔡师兄执手相看等着被辱骂。
    照理说这种妖道和我这个喜欢正经道长的人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我们之前为数不多的接触就是门派会武两次相遇胜负对等,结束后两个嘤嘤怪对嘤几十条。
    我靠这个嘤嘤怪技能比我还熟练绝对不是个好人。
    这个样子还想跟蔡师兄竞争你还是凉吧。听了他想要成为夜店之王的愿望的我冷静地说,对他的穿着打扮表示十二分的嘲讽。
    然而过了没多久,帮派连麦吹逼的时候,他抱出了一把吉他,自弹自唱。
    我收回他不能成为夜店之王的判断。
    武当有着很好听的清纯男大学生音,唱歌好听,加上吉他,瞬间就把日常吹逼变成了歌会,帮里给他打call的人把我的qq都刷到卡。
    我承认他是正经道长了。
    接着,我和他,被拉郎了。
    语音瞬间只剩我们两个卖唱的,我们没有办法,又侃又唱地逼逼了好久,终于到快尴尬至死的时候,我的大腿云梦说:“你们两个在一起,一人一个648。”
    谢谢各位我和武当已经领证了来喝杯喜酒吧。
    没办法,生活玩家就是那么穷,别说648了,30都行,一场明天就分手的恋爱完全不是问题。
    又是一个然而,我们还没断绝关系太久,云梦大腿说:“你们在一起,就带你们打本。”
    我和武当:“成成成我们百年好合了大腿我们打本去吧。”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连麦打游戏的生活。
    哇这个武当真的神奇,跟他吹逼永远秒收flag,说我多年未跪副本了,然后就被猩猩平A一下视野一灰;他嘎吱嘎吱地嘲笑我给奶妈添麻烦不向他学习,他就被六吨重的雪猿压得粉碎性骨折。
    双双倒地的我们最终放弃了互相伤害,双轮车排起战场。
    我,一个每天拍照的追风暗香,向来是不屑于这种粗鲁的人打人的,每天论剑被爆锤已经够让人苦恼了。我一边拒绝着一边嘿嘿嘿地上了车。
    妈耶这是个什么世界???
    一个轻功下去就眼前一片灰暗的我看着天空忍不住思考人生。
    我只是一个小暗香,不应当遇到这种连续被三四个先发制人的情况,我只是一个小暗香,不应当。
    而且面前还有一个残血奶,没收了她人头我真的难受扣唉扣。
    这时候武当小哥骑着大鸟从天而降,抬手鹤亮翅,接着斩无极,我还没来得及对他抢人头的迅疾操作表示佩服,就听见他嘤了一声:“艹!厚积薄发!”
    云梦小姐姐坚挺地被晕着,三四个华山从她背后嘿嘿嘿地出现,兴高采烈地和只穿着裤衩的武当来了个贴身肉♂搏。
    场面一度非常哲学。
    他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到了我身边。
   “……”
   “……”
   “我感觉凉了。”
   “你废话。”
    “嘤。”
    “噫呜呜嘤嘤嘤嘤。”
     我靠跟嘤嘤怪打战场好累,教练我要下车。

      

评论(8)

热度(25)